重點實驗室編輯創新大賽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專訪數傳集團總裁白立華
發表:2017-07-31

      紙質書刊是否能通過相關途徑,真正給予讀者一個交流互動的機會?讓讀者能與這份讀物產生交流,能與其作者、編輯、甚至是出版單位產生交流?基于此,數傳集團開發了RAYS系統,把“閱讀”變為“鏈接”,把出版過程中的各個角色串聯起來,讓出版也像互聯網一樣,實現“交互”,并把讀者大數據還給出版單位。


  □采訪人:曉 雪(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

  ■受訪人:白立華(數傳集團總裁)


  2014年成立的武漢理工數字傳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數傳集團)是一家專注于新聞出版行業大數據服務的互聯網科技集團,總部位于湖北武漢。該公司研發出了一套全新的媒體融合整體解決方案——RAYS。目前,該系統已被國內200多家出版單位使用,幫助出版單位重構用戶連接,整合內容資源,建立讀者數據庫,打造基于讀者數據分析技術的個性化定向投送平臺。數傳集團是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專業數字內容資源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工作技術支持單位,也是總局首批20個出版融合發展重點實驗室建設單位。

  一家初創公司如何用3年的時間做到了標桿性企業,讓出版融合發展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有何高招?帶著這個疑問,記者專訪了數傳集團總裁白立華。


  RAYS為何物?

  □請您介紹RAYS系統的研發背景和過程。

  ■RAYS,全稱“Readers at your system”(讀者在你的系統中),這是一套完整的媒體融合解決方案。近幾年,眾多的出版單位都在探索如何轉型融合發展,將線下實體內容轉成線上虛擬平臺,而這種盈利模式并沒有產生很好的效果。首先,紙數融合向兩條線發展,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卻沒有真正實現經濟效益;其次,一些出版單位選擇和平臺商合作,拿不到相關的數據和資源,為他人“做了嫁衣”。

  RAYS系統就是解決這種轉型痛點的解決方案,幫助編輯和讀者真正找回彼此,幫助出版單位建立讀者數據庫,并實現落地盈利,幫助傳統出版行業實現“互聯網+”時代的轉型融合發展。

  2014年12月,RAYS正式誕生,此后經歷1.0、2.0、3.0、藍海版本的不斷升級,歷時近3年。3年來,我們一直在不斷努力和探索。一方面不斷優化和完善系統功能和體驗,另一方面,我們也在多種類型的書刊上進行了反復的實驗。目前的RAYS藍海系統,已經相對完善和成熟了,系統內的多種應用和功能能夠幫助編輯和出版單位打造“現代紙書”,滿足讀者的多種需求,顯著提升紙質書的競爭力。同時,幫助出版單位建立起屬于自己的讀者數據庫,讓編輯和出版單位知道自己的讀者是誰,深度了解自己的讀者,然后,基于讀者喜好生產內容,并能實現盈利預期。


  □RAYS的核心技術是什么?是否是自有技術?

  ■RAYS的核心技術包括:免注冊抓取技術,這是目前最尖端的大數據抓取技術,無需注冊即可抓取用戶信息;空碼技術,二維碼中內容可隨時增減變化;無重碼技術,實現每個二維碼無重復,滿足億萬圖書印碼需求;精準反向推送技術,實現基于讀者屬性的場景化精準推送。數傳擁有上述技術的專利和軟件著作權,完全是自有技術。

  □我看到,相關數據說,你們的“現代紙書”去年幫4700萬冊圖書實現了超過1.31億元的線上收益,“現代紙書”為何能有這種“立竿見影”的效果?“現代紙書”是什么?

  ■我們基于RAYS系統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現代紙書”,它是迎合移動互聯網時代內容生產方式,擁有線上衍生內容資源及服務,滿足讀者多種需求,具有交互功能的紙質出版物。

  “現代紙書”是通過輕量轉型增強“傳統紙書”的競爭力,它的盈利依賴于對“傳統紙書”的延展服務:通過在傳統紙質書刊上印二維碼的,配套線上衍生數字化資源與服務,引導讀者在閱讀紙質書后,再次掃描二維碼為深度擴展內容和服務付費。同時,RAYS系統強大的技術手段可在讀者掃碼后迅速地抓取讀者數據、幫助出版單位和編輯分析讀者喜好,且持續為讀者提供精準知識服務,與讀者建立長期聯系,形成新的消費模式。

  截至2016年底,全國已有200多家出版單位、4700萬冊圖書在使用RAYS系統,并實現了1.31億元的線上收益。


  □RAYS系統針對圖書和報刊有何不同的應用?

  ■從閱讀圖書和閱讀報刊讀者的閱讀場景和閱讀習慣是不一樣的。圖書閱讀,讀者大部分情況下是處在一種持續性、深度的閱讀狀態;而期刊除了學習報,大部分時候以娛樂消遣、打發時間為主,因此做書和做報刊往往采取不同的應用,或者不同的展現方式,但總體目標都是幫助他們價值最大化,最大程度的實現盈利。

  譬如,與我們合作的《環球人物》雜志已經推出了一系列“線上增刊”。內容緊貼實體雜志,提供搭載在RAYS平臺上的數字衍生內容和服務:獨家線上文章,嘉賓專訪音頻、視頻,更有與大V問答互動的機會。比起市面上其它同類型的雜志,《環球人物》為讀者提供了獨一無二的豐富資源和優質娛樂體驗,也就大大增強了期刊的競爭力和讀者黏性。

  而對于圖書產品,我們則打造了個性化深度內容服務。例如,對于考研類圖書《王江濤考研英語滿分范文背誦》,我們在RAYS平臺中配置了王江濤的一對一作文批改服務;對于少兒小說《棚車少年》,我們配置了中英對照的雙語有聲書;對于工具類圖書《中國刑事審判指導案例》,我們配置了精準查找刑事案例的快速檢索工具……這些有特色的運營方案不僅針對圖書專有的個性化內容,更提升了圖書的市場競爭力,受到讀者青睞。


  □RAYS系統也是通過掃碼,跟很多圖書應用增強現實(AR)技術有何不同?

  ■RAYS系統和一般的增強現實(AR)技術完全不同:

  第一.RAYS系統是去APP化的,其二維碼具有免注冊用戶抓取技術,用戶不需要下載APP,直接通過微信等入口就可以直接實現掃碼,為讀者提供便利,因此,用戶的轉化率非常高;而一般的AR,絕大部分是需要下載APP,APP在前期研發及推廣過程中的成本高昂,且需要下載,容易造成用戶折損。

  第二.RAYS系統的掃碼是可以讓出版單位、編輯和作者獲得數據的,讀者掃描紙質書上二維碼后,RAYS獨特的三維立體式標簽體系可與讀者產生精準二次交互,能展現讀者使用軌跡,并能夠讓出版單位跟蹤圖書的實際全國發行地圖;一般的AR技術做不到這點,根本不能為出版單位提供精準的數據分析。

  第三.RAYS系統是基于紙書的知識服務投送平臺,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技術,實現了遠超AR技術的功能和體驗。


  “現代紙書”如何賺錢?

  □讀者通過圖書、報刊掃碼,獲得線上服務,必須是付費方式嗎?付費讓RAYS實現了商業模式的閉環?

  ■讀者通過圖書、報刊掃碼獲得線上衍生數字資源和服務,分為免費和付費兩種。

  在“現代紙書”的發行環節中,基于傳統紙質出版物中的內容,出版單位和編輯提供線上衍生內容資源和服務,在RAYS的平臺系統中生成,通過二維碼的形式“放置”在傳統紙質書上,形成“現代紙書”,再向讀者進行投放;讀者通過掃描“現代紙書”上的二維碼,在移動端獲得線上衍生的內容資源和服務,產生消費。這部分消費,RAYS系統會通過置前分賬的模式,將收益發放給出版單位,出版單位將其中部分收益獎勵給編輯,從而激發編輯的創作積極性,創作更優質的資源和服務給讀者,這形成了一個非常良性的閉環。


  □采用RAYS系統后,在付費環節,貴公司是否提成?

  ■讀者在掃描二維碼對線上衍生數字內容付費后,在這塊收益中,我們和出版單位采取有協議分成。當然,圖書本身的銷售收益仍然全部歸出版單位所有,和我們無關,我們只針對線上的收益和出版單位分成。


  □我注意到,數傳集團今年舉辦了很多關于“現代紙書”的培訓,培訓也是公司的核心產品嗎?除了培訓,公司還有哪些服務于行業的舉措?

  ■今年6月7日~ 7月7日為期一個月內,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融合發展(武漢)重點實驗室(數傳集團為共建單位)和國家數字傳播工程創新人才培養示范基地分別在北京、長春、昆明、長沙和上海聯合主辦了5期“出版融合編輯創新研修班”,以“做一本具有交互功能的現代紙書”為重點主題,對全國各出版單位領導和編輯進行了系統培訓。

  5場研修班共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近2000名出版單位領導和編輯熱情參與,他們反映,自己的單位一直都在嘗試融合轉型,但是除了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一直都沒有落地,也沒實現收益;他們也和很多平臺商進行合作,但是從讀者的流量到最后的變現,轉化率不足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RAYS系統最打動他們的在于它能為出版單位提供讀者數據庫。因為傳統出版的整個傳播都是單向的,出版單位和編輯與讀者完全是失聯的。而現在,出版單位可以拿到自己的讀者數據和圖書出版發行數據,直接聯系自己的讀者,了解他們的喜好;了解自己圖書的發行渠道,市場情況,從而反哺到內容生產,生產出符合讀者喜好的內容,并依據市場情況,隨時調整戰略,應對市場變化。

  另外,我們每年也會舉辦“全國出版融合技術編輯創新大賽”,對有創意的編輯和優質現代紙書項目進行扶持。


  □貴公司由武漢理工大學、長江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電子工業出版社、中國地圖出版社、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出資組建,能否介紹一下,為何是這幾家出版社走到了一起?

  ■武漢理工大學數字傳播工程研究中心在公司成立之前,就與長江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電子工業出版社、中國地圖出版社、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有合作,聯合參與了國家科技支撐計劃國家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項目,合作培養了出版領域技術人才,有相當多的合作基礎,所以大家發起設立了公司,共同探索出版融合發展的技術和模式。應該說公司成立之初,就充滿了出版行業色彩,公司股東由編輯、出版集團、技術提供者三方組成。推動行業變革,從出版而來,為出版奮進,是這家公司的行業使命。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爱彩乐